当前位置:

壮丽70年武义农业股份合作篇|小农户迈向大农业

2019-11-18 17:55:03
[摘要] 武义县开发农业引入股份合作制的实践证明、椎行股份合作制,是深化农村改革,实现农村第二个飞跃的一个重要突破口。股份合作制缘于农民的意愿和创造。引入股份合作制开发农业,群众的生产积极性空前迸发,使武义县开

报酬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党领导下我国农民的伟大创造。其最大优势在于彻底打破“大锅饭”,使农民真正获得土地管理自主权,调动千家万户发展生产的巨大积极性,从而使农业生产摆脱长期停滞的困境,实现农村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农村从温饱型向小康型、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必然要求农业生产集约化、商品化和商品化。正如邓小平同志曾经指出的,为了实现中国农业的第二次飞跃,发展适度规模经营,把农业发展作为一项事业,这是从深层次解决土地短缺的有效途径,也是实现农业专业化和现代化的根本途径。武义县农业发展引入股份合作制的实践证明,祝星股份合作制是深化农村改革、实现农村第二次跨越的重要突破。

农村改革的第二次飞跃

1991年秋,武义县委提出了“从实际出发,树立大农业理念,充分发挥丘陵的巨大优势,以发展农业和乡镇企业为切入点,全面振兴农村经济”的农村经济工作思路,制定了绿色小康工程,要求建设以雪莲花为主的四大系列十大商品基地。然而,在实践中遇到了许多矛盾和困难。在实行林产品责任制时,93%的山区以责任山和私人山的形式分包给家庭。山区被分割成小块,彼此分散排列,不利于规模发展。单户农民缺乏大规模发展的资本和技术,难以将社会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吸引到农业发展中来。家庭发展,零星种植。在生产、经营和管理、技术指导、产品加工和销售等方面存在许多实际困难。产品不合格,不能批量成型,不能进入大市场。这些矛盾主要体现在小生产和大市场的矛盾上。因此,广大农民在实践中成功地引入了股份合作制,解决了这些矛盾。

股份合作制源于农民的愿望和创造。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顾能先,他是舞阳镇南丰村的农民。1991年1月,该村将60亩基本废弃的农田承包给主要粮食生产国顾能县,为期15年,以开发沪友基地。顾能先和陶永嘉共同出资3万元作为股份,共担风险和收益。合作期间,双方不得退股和抽逃资金。扣除成本费用和剩余的年度生产资金后,利润将按股份分配。顾能先把承包的资金交给村里,村里集体和农民分成4.64%,农民的部分按私人山丘的面积分配。

武义县委和县政府非常重视这个新事物。根据山区和农村剩余劳动力的特点,实行报酬与产出挂钩的承包责任制后,由于生产要素分散,农民的私人山丘和责任山丘大多荒芜。利用这一形势,他们提出了“统一规划、连续发展、共同投资、按股分红”的政策。他们主张在农业综合开发中推广“土地使用权、劳动、资本和技术共享”等形式。

股份合作制有“村户合资、户户合资、企事业单位与村户合资、科研单位与村户合资、职工合资、村村村合资”等模式。例如,县林业局和邵寨镇政府已经联合建设了一千亩水果和木材农场。他们从邵寨镇的仙洞、石桥头和后陈村租了641亩土地。县林业局已投入资金投入该农场,并负责技术和信息指导。它持有40%的股份。邵寨镇政府用资本持有60%的股份,收益作为股息分配。县科委和星光村联合建造了一台出口鲜蘑菇的冰箱。星光村提供4000平方米土地,股东征地费30万元。科委投资80万元,负责冰箱的运行。在头五年,它将以股份为基础向村庄支付股息,在未来五年,它将以股份为基础支付股息。引入股份合作制发展农业,引发了广大群众前所未有的生产积极性,给武义县农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势头。该县23个乡镇的5万多农民已经成为“农业股东”。六年来,改造中低产田6.8万亩,新建经济专业基地11.6万亩。农业发展已经从零敲碎打转变为基地化、标准化、品种改良和区域化发展。粗放型生产经营正在向集约型转变。

武义县通过股份合作制启动的大规模农业发展,坚持“三个转变”(基地、标准化、良种)和“四个一”(一条水平带、一个标准孔、一车优质肥料、一个良种)的要求。它极大地促进了农业向规模化、套种化和商品化的发展,使原千户小生产、小面积、小企业发展成为大农业、大基地、大市场。一大批具有经济头脑和致富愿望的农民走出了小规模生产,根据市场需求调整了结构,开发了各种著名的特产,走上了“两高一优”的农业道路。

1993年11月23日至25日,武义县举办了农业股份合作研讨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沈祖伦、五邑中国农民大学校长方银农、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部、省市以及《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国农村经济》和《求是》的70多名记者出席了研讨会。经过实地考察,与会者就武夷农业股份合作制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了交流和讨论,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武夷农业股份合作制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施以来中国农民的又一伟大创举”。

引导农民“成群结队”进入市场

全溪镇公宅村有700多人,一直是主要的粮食生产村。然而,由于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近三分之二的村民被吸引出去创业和工作。结果,公宅村中青年劳动力减少,农民不愿耕种,良田开荒现象日益严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承包了53亩荒地的大粮食种植者兼党委书记高月平建议,“依靠天气,依靠土地,最好自己找一条出路。”:一个士兵变富比党旗领导整个国家变富要好。他本着“向农民展示、带他们去工作、帮助他们销售、带领他们致富”的原则,率先成立了岳坪粮食专业合作社。

然而,合作社成立之初,高月平很长一段时间都找不到这种“感觉”。合作社成员分散,很难聚集力量。为此,高月平建立了党支部合作事务会议制度,确定了合作社的“骨干”,实施了合作社“五统一”管理、成员农民承包经营和经营模式,通过田间班、“流动党校”等载体提高了合作社农民的培养能力。

“对我们来说,粮食生产的道路从未结束。只有确保农民的收入,他们才能放心种植粮食,减少被遗弃的耕地和农田现象。”高月平一直坚持为农民寻找获得更大利益的途径。县农业联盟成立于2016年。他成为第一个成员,为合作社的发展和壮大寻求新的突破。在去学习的路上,他能够开阔视野,通过现代耕作方法和果园耕作学习先进的农业技术。“我二十多岁开始务农,年轻时都在土地上度过,但我每天都很充实快乐。”高月平还计划今年在种植单季稻时,拿出一些稻田养虾、稻田养鱼等“稻”综合种植养殖模式的田地,测试如何在粮食产量稳定的基础上更好地实现经济与生态的统一。

土地流转

“转向”现代农业新模式

近十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以租赁合同、转让分包、反向租赁等形式为主的新型土地“故事”应运而生。一旦土地分配给每个家庭,农民将有更多的时间做其他事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他们很快成为农业、畜牧业、林业、渔业、交通运输、建筑和商业服务的专业家庭。完全由农业主导的农村地区长期以来的产业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2018年2月12日,豫园乡岩坑村102户家庭收到新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作为新的“土地”礼物,成为金华市除试点地区外第一批收到该证的农民。本管理证书准确标注了承包土地的面积、位置和边界,避免了土地边界纠纷,为土地流转、更新和抵押贷款提供了保障。从那以后,这块土地有了“身份证”,农民们得到了“保证”。改革开放40年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土地和农民的故事越来越生动。

土地的故事翻开了新的篇章。随着土地要素的积累,农业产业化发展成为一种新的经营形式。近年来,武义县以建设两个农业区为出发点,推动两个农业区的集聚、整合、创新、共享和绿色发展。武义县积极开展省级现代农业园区建设工作。经省、市政府批准,武义县成功列入省级现代农业园区建设名单,柳城社镇成功列入省级特色农业强镇名单。武义县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坚持以“两区”建设为农业现代化的主要出发点和平台,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发展,大力推进有机农业发展,确保当前“两区”建设取得显著成效。

快乐十分钟投注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 江苏福彩快三 贵州快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