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多重危机压顶 *ST神城或将A、B股同时退市

2019-10-31 09:39:06
[摘要] 多重危机压顶,*st神城或将a、b股同时退市10月17日,*st神城以跌停收盘,股价报0.89元,已连续11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距离“面值退市”再近一步。这意味着,如果*st神城a股未来9个交易日

业绩损失很大,正在被调查,收盘价连续“破脸”...多重危机应对,*st申城或同时退市a股和b股

10月17日,*st申城收盘价为0.89元,连续11个交易日低于1元的收盘价,离“面值退市”又近了一步。

从2015年a股“借壳”落地到陷入退市危机,*st申城仅用了4年时间就从原来领先的民营建筑企业中走了出来。今天的*圣神城,除了巨额债务上限,还受到证监会的调查。最新的三季度报告也再次敲响了基本面迅速恶化的警钟。

发布了两个“面值除名”警告

10月16日晚,*st申城发布第一份风险预警公告,该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警告存在“面值退市”的风险。此前,公司股价已连续10个交易日(2019年9月26日至2019年10月16日)以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的价格收盘。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公告的标题是“第一风险提示”,但事实上这并不是st申城第一次触及“面值退市”的红线。早在今年9月18日,*st申城就因收盘价格连续10个交易日下跌而发出退市风险警告,但*st申城因股价升至1元以上而暂时解除了面值退市危机。

根据本所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连续十个交易日日收盘价低于1元时,应在下一个交易日发布退市风险预警,然后在每个交易日披露一次,直至收盘价高于1元或本所决定终止该公司股票上市。

仅在一个多月内,*st申城两次进入“面值退市”的风险预警范围,令许多投资者担忧。

根据该公司财务报告披露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圣申城仍有69,400名股东。在前十大股东中,除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陈略及其一致行动,ST申城借壳上市前的大股东华联控股,仍持有公司5.18%的股份。此外,九台汇通鼎增二号专项客户资本管理计划、观复投资、青海怡和实业等机构投资者也位列公司前十名股东。

除了a股的急性股价之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家同时发行b股的公司,*st申城b股的收盘价自今年5月以来一直低于1元的票面价值(当日以港元汇率结算)。截至10月17日收盘价,*圣申城乙的收盘价已跌至每股0.48港元。

根据深交所的相关规定,如果连续20个交易日(不包括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公司a股和b股的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这意味着,如果st申城a股在未来9个交易日未能突破1元的收盘价,该公司的a股和b股都将被摘牌,成为首家同时以面值摘牌a股和b股的上市公司。

仅在借壳上市4年后,就发生了巨额亏损。

*圣申城被称为神州长城有限公司,前身是深圳管仲纺织印染公司(以下简称“深圳管仲”)。2015年,以建筑装饰工程为主营业务的神州长城将上市。

借壳上市之初,中国长城一度表现良好。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3.47亿元和4.74亿元,分别增长85.52%和36.64%。在公司的宣传中,中国长城曾荣获中国百强对外承包企业和一带一路领先民营企业的荣誉称号。

然而,2017年,公司业绩开始下滑,净利润为3.8亿元,同比下降19.75%。进入2018年,中国长城的基本面继续恶化,大量诉讼和商业危机浮出水面。

2018年9月21日,该公司收到实际控制人陈略的通知,称其在该公司的所有股份已被司法机关冻结,等待冻结。2018年10月,中国证监会以公司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为由,决定对公司进行调查。

随后,中国长城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24.27亿元,同比下降62.65%。净亏损达到17.05亿元。在获得巨额亏损的同时,st申城发布了一份审计报告,由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8年度报告,该报告未能发表意见。该公司“被星星和帽子所覆盖”,证券简称为“圣申城”。

今年10月15日,*圣申城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的业绩预测。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预计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4亿元至16亿元,去年同期为2548.2万元。

至于业绩变化的原因,*圣申城表示,2018年,由于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等原因,公司继续面临流动性困难、大量债务逾期、资产冻结以及大量项目无法正常进展或关闭等问题。

10月16日,*圣申城发布信息披露及整改措施自查通知,称公司在自查后,过去曾违规对外提供金融援助,违规对外担保,通过应收账款保理夸大利润。

酿造、改造和自救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st申城总资产约为79.72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约为-11.84亿元,负债总额约为91.26亿元。从圣申城披露的财务报告来看,依靠自己的力量在短时间内扭转亏损局面是不现实的。重组“自助”已成为许多债权人和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迫切需求。

今年7月24日,*圣申城收到申请人Xi安毕慧路桥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毕慧路桥”)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的重组申请。重组申请书称,毕慧路桥向法院申请重组中国长城,理由是中国长城无力偿还到期债务,而且显然无力偿还。

*圣申城实际控制人陈略于2019年5月引入重组投资者重庆南方新城集团作为重组方参与并推动公司重组,并签署了合作意向书。然而,上述合作于2019年9月终止。

2019年9月19日,陈略与河南裕发集团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同意裕发集团作为重组方参与并推进圣申城的重组进程。重组完成后,裕发集团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但是,在公司进入重组程序后,st申城的具体重组方案仍需由重组经理制定,并以主管法院批准的重组方案为准。然而,圣神城能否进入重组进程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目前,上述重组程序暂时没有披露,而“面值退市”的危机正在逼近,留给st申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责任编辑:李伟)

幸运农场购买

<